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宋燕华 > 【原创风电投资小说】风起风停-3/7

【原创风电投资小说】风起风停-3/7

第三章 劲风

大家约好第二天早上八点在酒店楼下集合去云动科技内蒙公司开会。李茜茜七点半退了房,头发湿漉漉到餐厅吃早点,看到金燕飞、刘恋已经坐在一桌边吃边小声说话。马上突袭过去,用力拍金燕飞的肩膀,“大哥,你昨晚几点到的?”

“十二点来钟落地,又排队等出租车,到酒店都快一点半了。”金燕飞看着李茜茜的头发,笑道,“你这造型很独特啊!”

“哎,别提了。”李茜茜翻了个白眼儿,不想提孙海宁影响了自己吃早点的胃口。

金燕飞是东北人,李茜茜的MBA师兄,比她大4岁,两个人比较投缘。金燕飞也是半路出家做投资,之前是个技术宅。可能IT和数学天生有共性,或者金燕飞本来就流淌着做金融的血脉,他在MBA期间就成了学院里的学霸,利用几年的时间不仅把司法考试、证券从业资格考过了,考过CFA二级,还学会了做财务模型,选院长做导师。到云动科技后也很快受到领导重用,主导了去年和如意资本的谈判,现在已经是投资部部长。

金燕飞是个性情温和的人,或者说是滥好人。何林脾气好,主要是因为不在乎,金燕飞的脾气好则是照顾对方的感受。这点经常被领导和同事利用,如果一个领导跟他说,“燕飞,咱们是哥们,这个事情哥就靠你了!”那他马上会挽起袖子大干一场,要是对方再嘬牙花子表示时间紧任务重,他哪怕通宵加班也觉得值得,所以时间久了公司里很多人都叫他“飞哥”。

金燕飞老早就想做金融,为此对学金融、做金融的人普遍有好感甚至崇拜,过去一年多的接触中,金燕飞尤其对李茜茜的部门长老柯印象很好,觉得他海外经验多,能学到很多东西。本来还想进一步合作,没想到老柯离开,正要趁这次机会好好感受一下孙海宁是何许人,以后如意资本在风电板块有什么构想,是否可以延续合作。“茜茜,这个孙总是什么路数?你们昨天看了项目觉得怎么样?初步看能给多少溢价?”

李茜茜想了一下,说道,“白云鄂博项目我初步觉得还行,20万整装项目有规模效应,用的兆瓦机,比750机组性能好多了。但是去年买的乌兰察布项目今年表现严重低于预期,投后表现没法交差。你等着吧,他们估计要绑在一块谈,而且……还会改变玩法。”

做惯记者的李茜茜经常游走在信息泄露的边缘。在她看来,人与人的交情比人与机构的合作要长久得多,不应该为了机构利益牺牲朋友。比如以前的部门长老柯很抠门,让她去找相熟的杨律师砍价,从25万降到20万,或者让技术顾问在尽职调查时免费顺路去其他项目走一遭,她都会当场拒绝,甩给老板一句“请你不要消费我的朋友!”搞得老柯很没面子。

“一码是一码,混为一谈不合适吧?”金燕飞镇静的表示惊讶。

“我也觉得,不过我们今天还是先跟项目相关人员一起把事情梳理一下吧,看看到底为什么表现低于预期,不然新项目真的很难过投决会。”

过了一会儿,其他人也陆续办了退房手续过来吃早点,本来白云鄂博项目尽调结束后顾问可以回北京,但孙海宁还是跟两位顾问提了不情之请,让大家留下来一起参与今天的讨论。

孙海宁一看到李茜茜和刘恋旁边坐了一个中年男子,估计是金燕飞,赶紧贴过来。“金总,久仰久仰,终于见面了!诶?我能跟茜茜他们一起叫您燕飞么?会不会太冒昧?经常听他们提起来,说你专业好,人也好,钦佩之至啊!很遗憾昨晚没有机会给您接风,今天一定补上!中午我们好好喝几杯!”金燕飞稳重的应承着,孙海宁以为自己马屁拍的到位,更加快马加鞭。

寒暄一会儿,大家也都陆续吃完早点,金燕飞看了看表,提议去内蒙公司正式谈。金燕飞只出差一天,单肩搭上狼爪背包轻松上阵,孙海宁拖着箱子稍显笨重,一溜儿小跑迎头赶上。

职场上初次见面的两个人最长说的开场白无非是“你是哪里人?什么时候到这边的?之前在哪一家?你在那里呆过啊?认识谁谁谁么?我跟他比较熟。base在哪儿?cover哪块业务?这个金融产品我听说最近很火,你们怎么看?”孙海宁和金燕飞按照以上顺序如数做了沟通,最后谈起了孙海宁之前做过的高速公路债权项目,求知欲满满的金燕飞认真打听着操作模式,一路聊到公司。

 

云动科技内蒙公司办公地点不大,一个总经理室,一个会议室,五六个员工分散坐在外面。大家分宾主坐在会议室长条桌两边,内蒙公司负责财务、运营、开发的同事也一起参会,满满坐了一屋子。孙海宁和顾问跟对方积极换了名片。

金燕飞先开口跟自己公司的同事们讲了一下此行的目的,之后请如意资本具体提问。李茜茜先是大大咧咧靠后坐在椅子上等孙海宁说开场白,孙海宁说话不到点子上的时候李茜茜或者皱皱眉、或者翻个白眼儿,金燕飞搜索到李茜茜的表情,两人会心一笑。

孙海宁对项目的大致情况是了解的,但是说到细节很容易露馅,而投后管理就是应对每天的鸡毛蒜皮。风电行业有很多专有名词,没有说好的话,会被对方轻视,仿佛对麦当劳的员工指着汉堡说,这个肉夹馍多少钱?一下子谈判地位矮了半截。

等到孙海宁越说越没底气、越说声音越小,眼球开始快速的左右转动,反而被对方财务人员抓住错误无法回应的时候,李茜茜腾的坐直身体,指出问题所在,之后接过话茬重新打鼓另开张,再也没有把话语权交给过孙海宁。

李茜茜先介绍了如意资本投后管理考核机制,年初确定预算,每月收到财务报表后做对比,如果连续两个月净利润没有达到预算的80%就要预警,需要向投决会做专项汇报,明确下一步的工作方案。去年收购的乌兰察布项目至今已经运行半年多,出现了某些月份实际净利润预算达成率只有50%左右的情形,和投资时点判断、年初预算有很大差异。之前在电话中双方也做过多次沟通,但始终没有形成深入分析、明确下一步工作计划,这一次应该针对这个问题好好做一下讨论。

李茜茜建议从风电场运行的环节,分几个层面来讨论,一个是风资源的分析,一个是风机性能、转化效率的分析,一个是风电场整体的管理问题,一个是风电场外并网环境、限电情况的分析,分别看看不同环节哪些因素存在问题,这些问题哪些否可控,哪些不可控。可控因素能否改进?不可控因素是长期的还是短期的?是一个项目特有的,还是内蒙所有项目都面临的?风电项目经营期20年,一两年表现欠佳本身问题不大,但由于有乌兰察布的前车之鉴,如果这些问题不能得到清晰、有建设性的解释和改进,很可能会影响如意资本风控体系、投决会对白云鄂博项目甚至整个风电行业的判断,从而影响我们双方的后续合作。

云动科技之前卖项目都是一锤子买卖,建成后一次性出让100%股权,不再继续参与投后管理,跟如意资本的合作是第一次出让49%股权,双方共同控制项目公司。因此,云动科技员工自身的运营管理经验也并不丰富,加之风电行业在2010-2012年之间发生很大变化,比如限电,价格战,出质保期,很多问题也是第一次遇到,没有足够的准备。

另外,云动科技总部在北京,内蒙公司的员工除了几个元老是北京派过来,其他大多是本地招聘,水平良莠不齐,想用如意资本的管理标准来要求内蒙公司的人做事,会有力不从心的感觉。

金燕飞远在总部,没有这么深入的关注具体项目的情况,乌兰察布项目很多情况今天也是第一次听说,让他对云动科技投后管理的问题有了进一步的认识。如意资本的建议和要求确有合理之处,但是落实起来也比较难。金燕飞想,等到情况了解清楚了,回去应该跟公司领导们提示提示,这件事还是要上层推动才行。

在一个小环境做了很长时间的人,往往会对现实既抱怨,又不愿改变。“你不知道我们公司……”,“你不懂这里的情况……”,“我们以前也尝试过,不行……”,“我现在就能告诉你,对方肯定不会答应……”

当内蒙公司人员对李茜茜的改进提议表达这种情绪时,李茜茜有些不满,“大家都是讲理的,我们没有强迫你们做不可能的事情。只是要你们跟当地的电网公司、税务局多做工作,反复沟通。如果你们试过了,对方说确实不行,给出明确理由,我也认了。如果完全没有试过,怎么能现在就下结论说不行?而且我们双方都是项目公司的股东,这些事情做成了,对双方都有益,并不是我们强迫你们勉为其难去做只对我们单方面有利的事情啊?”

金燕飞看双方说话声音越来越大,赶紧出来和稀泥,招呼着一个同事说,回来你具体落实落实,跟我们反应一下情况,再明确下一步计划。

会议差不多结束的时候,金燕飞想起来,“白云鄂博项目什么时候谈?”

孙海宁刚要张嘴,李茜茜大声接过来,“刚做完现场尽调,风资源还没算出来,财务法律风险也没有充分揭示,我们等几个顾问尽调报告都出来,差不多一个半月以后吧,再给你们股权转让协议初稿,到时候具体谈判。”

“恩,是,燕飞,到时候我们去云动科技登门拜访!”孙海宁回过神儿来,活灵活现的补充道。



推荐 8